《鸟的迁徙》:关于承诺的故事

迁徙的鸟每一年秋天,出生不久的北极燕鸥就要离开自己甚至还未熟悉的家乡,跟着亲人们一起飞过大约一万八千公里,到达南极的浮冰区过冬。来年的春天,它们又一定会匆匆启程,飞越非洲西海岸,飞越北大西洋,再度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
许许多多类似北极燕鸥的候鸟,来自不同大陆,相聚是为了分开;它们的后代从没有预习,也不用探路,便能开始生命中的第一次远足,最后准确抵达。《鸟的迁徙》讲述的,就是这些候鸟们一次完整的迁徙,一次伟大的飞翔。

一个半小时之后,我在片尾悠远低回的 To be by your side 中闭上眼,觉得自己似乎还在舒缓地飞翔,甚至可以听见双翼切割气流的声音。末了四周终于平静,情不自禁立起身,一个人鼓起掌来,向雅克贝汉(Jacques Perrin)和其他三百多个参与缔造这部作品的人们致敬,向这部与飞翔同样伟大的作品致敬。

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讲述我所目睹的这一切。我的飞翔始于那只被网缠住的灰尾雁,在小男孩为它剪开网眼之后,它就带着脚上的网绳,追向自己的伙伴。我们一起掠过宁静的湖面和金黄色的麦田,穿过桥洞和引水渠,飞过丛林、沼泽、自由女神像和艾菲尔铁塔。向北,向北,飞往熟悉而陌生的家乡。

植物鉴别:薰衣草与鼠尾草的区别

距离上一次更新博客已经过去了一年,时间过得很快,而我还是很懒。有很多次,我想到过一些主题,想要记录下来,发表在博客上,但总是由于各种原因,不了了之。

这一次,我决定新开一个系列,主题为【植物鉴别】。由于我个人目前对博物学,特别是植物鉴别方面,有较高的兴趣,在学习过程中,自己也碰到了很多问题。所以这个系列,主要是将我碰到的一些问题总结出来,一方面是留给自己以备查阅,另一方面,也希望对其他的植物爱好者提供一些帮助。这个系列主要会以鉴别几种常见且较为相似的植物来展开,今天第一篇,我主要说一下薰衣草与鼠尾草的区别。

提到薰衣草,似乎就与“浪漫”有了关联。而国内这些年所谓的薰衣草庄园也在各地纷纷出现。然而,真正意义上的薰衣草庄园恐怕不多。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薰衣草的大部分品种都不能在北方的露地越冬,而商家不可能每年都去种植新的,这样成本太高了。而鼠尾草作为薰衣草的近亲植物之一,不仔细看的话,和薰衣草还是挺像的,因此,也成为那些商家的主要选择。

鼠尾草与薰衣草

10个值得推荐的Material Design前端框架

material-icons

当好的设计原理融合了科技创新,会发生什么?这正是谷歌所做到的——Material Design。

简单的说,Material Design是一种可视化的设计理念,汇集了经典设计原理和现代科技的技术规范。Material Design设计语言和与之相关的工具材料都越来越流行。

在这篇文章中,我汇总了一些非常棒的Material Design Web前端框架,也提供了这些框架的截图和demo链接。这些前端框架的设计元素齐全,按钮、表单、布局及常用JS特效代码基本上都有,支持Responsive Design,还有的可以结合Bootstrap使用,相当不错,下面来看看介绍,并挑选一款你喜欢的Framework来制作你的新项目吧。

2014年手机摄影选集:植物篇

植物,特别是花依然是我的最爱。当然,可能也是由于手机的摄像头本身更适合拍小的东西吧,微距下的花朵,细细欣赏,真的能观察到更多平时注意不到的细节。这次选出了40张,有一些自认为拍的还不错。另一些拍的一般的,主要是平时见到的比较少,没法选出更好的了。还有一些,像金丝桃、连翘、紫荆、风信子、凤尾丝兰、紫薇等,有的因为风大失焦了,有的太常见或者没拍好,就没入选。

第一部分,先来一批蔷薇科的。

1. 红叶李,或者叫樱桃李、紫叶李,李属。很常见的园艺植物。
IMG_20140323_135136

2014年手机摄影选集:风景篇

2014年,博客文章产量依然非常低,只发了四篇。但是照片拍了不少,虽然仍是烂片居多,但若精挑细选,也能选出一些自认为还不错的。这一批主要是风景。限于技术和设备(当然主要是技术不行),作品其实没有太多亮点,大家随便看看。

1. 新年的大雪,我正在高铁上赶往工作的城市。
新年的大雪

杭州·三月·花

前些天去杭州出差,顺路去灵隐寺游了半天。三月的杭州天气正暖,已经催生了很多种花竞相开放。正好带了700D,虽然背着有点累,不过用135mm焦距拍出的花还是挺好看的,也算不虚此行。

1. 这株小草的花真的很漂亮,忍不住多拍了几张,但是还不知道名字。
玉兰

2014年2月24日

极乐鸟

昨天和朋友去看了《霍比特人2》,因为之前有看过的朋友友情提醒(e yi ju tou),所以感觉没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蜘蛛裹矮人馅儿的粽子没吓到我,瑟大王露出狰狞的面目没吓到我,卷福演的史矛戈没吓到我。唉,我神经是不是太大条了。《霍比特人》系列注定不能像《指环王》系列那样名垂影史吧,就像原著小说的命运一样。还好,精灵王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帅。十年前,奥兰多·布鲁姆演精灵王子,十年后,他竟然在演60年前的精灵王子,看到岁月没在人家脸上留下痕迹,心里只好默念:上天真不公平啊!

上周部门刚买了新单反,Canon EOS 700D,18-135的套机镜头。在单反上手之前,我早已看过许多如何构图,如何用光,如何取景以及单反如何操作的理论。等到相机到我手上,才发现自己像个笨蛋。花了一些时间,终于能基本上手了。拍了一些,大部分拍完后就删掉了。只有今天中午在楼下拍的一株蜡梅觉得还勉强能看。

2013年手机摄影选集

作为一个摄影爱好者,我至今没有一款自己的相机,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惭愧的事。无奈,平日里只好用手机拍照。我用的是小米2S,主摄像头1300万像素,等效焦距28mm,光圈F/2.2。这部手机在拍摄夜景的效果很不如人意,但是在微距方面还算可以,所以这次选出来的,基本都是一些植物的照片。所有照片都是原片,未做任何处理。拍得不好,行家请无视。

1. 白车轴草,豆科车轴草属,学名Trifolium repens. 俗称三叶草、白花苜蓿等。
白车轴草

Flappy Bird:传奇般的手机游戏

flappy-bird

毫无疑问,Flappy Bird已成为目前最火的手机游戏。这款由越南程序员阮哈东用三天时间开发的游戏,已经拥有了5,000万来自世界各地的玩家。

很难想象这样一款画风极其简单,玩法非常简单的游戏,会有这么大的魔力。据说,这款游戏每天可以为作者带来5万美刀的收入。而这些收入,仅仅是来自于游戏内置的一个广告条。听到这样的消息,国内的那些手游公司该怎么想。

Flappy Bird虽然玩法很简单——你只需要用一只手指在屏幕上不停的点击,保证小鸟不掉落在地上摔死,或是不碰到水管即可。但事实上,这非常难。有无数人可能在玩了数十次之后,成绩依然未能突破5分。我从上午十点多开始玩,截至到晚上,可能玩了不下200次,最好的成绩才是11分。游戏的作者可真是虐人。

微信之殇

虽然微信已然成为了一款中国最受欢迎的app,但这并不影响我在鸡蛋里挑骨头。我绞尽脑汁费尽心机地去挑微信的毛病,最终总结出了这么几点问题。

设计丑陋的微信

说微信丑陋其实有点言过其实,至少在iOS上,微信是符合iOS系统的设计标准的。但我说的是微信Android版。按张小龙的话说,在Android上照搬iOS的设计,一方面是因为当时Android并没有成熟的UI规范,另一方面是为了快速迭代,提高工作效率。

共 9 页123456...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