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鉴别:薰衣草与鼠尾草的区别

距离上一次更新博客已经过去了一年,时间过得很快,而我还是很懒。有很多次,我想到过一些主题,想要记录下来,发表在博客上,但总是由于各种原因,不了了之。

这一次,我决定新开一个系列,主题为【植物鉴别】。由于我个人目前对博物学,特别是植物鉴别方面,有较高的兴趣,在学习过程中,自己也碰到了很多问题。所以这个系列,主要是将我碰到的一些问题总结出来,一方面是留给自己以备查阅,另一方面,也希望对其他的植物爱好者提供一些帮助。这个系列主要会以鉴别几种常见且较为相似的植物来展开,今天第一篇,我主要说一下薰衣草与鼠尾草的区别。

提到薰衣草,似乎就与“浪漫”有了关联。而国内这些年所谓的薰衣草庄园也在各地纷纷出现。然而,真正意义上的薰衣草庄园恐怕不多。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薰衣草的大部分品种都不能在北方的露地越冬,而商家不可能每年都去种植新的,这样成本太高了。而鼠尾草作为薰衣草的近亲植物之一,不仔细看的话,和薰衣草还是挺像的,因此,也成为那些商家的主要选择。

鼠尾草与薰衣草

THIS IS IT

我看见他时,他正在跳Michael Jackson的经典舞蹈《Dangerous》,伴舞的是三个年轻的舞者。这是我第二次看见他,他是中国众多MJ的忠实粉丝与模仿者之一。上一次是半年前,同样是在这个路口,那时候只有他一个人。

尽管我觉得西安这个城市有各种不好,但它也有让我喜欢的一面。我在郑州读书和工作将近六年,从未在街头碰见过弹唱或跳舞的年轻人。在繁华地段沿街乞讨的“残疾人”有不少。偶尔也有带着个大音箱,吼着《自由飞翔》、《最炫民族风》的准歌手。西安也有不少乞讨者。在小寨附近,他们沿街排开,十米一个,井然有序。

我有些后悔那一次没有停下脚步听一听那位在高新一中天桥下弹唱的歌者。他应该是个大学生,也许和我一样的年龄,甚至比我更年轻。他在唱着许巍的歌,或许他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像许巍一样,从这个城市脱颖而出。旁边走过一个刚放学的初中生,扔下一块钱后转身走了。

书单(三):博物学、科普著作

Man Reading Book and Sitting on Bookshelf in Library

上次做书单(二)的时候,早早预告了这期说很有意思。但是由于自己太懒,所以到今天才把这个书单整理出来。这个书单主要是博物学、科普著作等,对于喜欢自然科学的同学应该算是一个小小的收获。第一部分是动植物,其中好几本书都是图谱类,插图精美,是认识动物和植物的绝佳参考书。第二部分主要是科普类著作,有些读起来可能很枯燥。

书单(二):社科类

Man Reading Book and Sitting on Bookshelf in Library
一、社会学、法学、哲学、心理学

  1. 《乌合之众》(法国,古斯塔夫·勒庞)
  2. 《言论的边界》( 美国,安东尼·刘易斯)
  3. 《世界是平的》(美国,托马斯·弗里德曼)
  4. 《社会契约论》(法国,卢梭)
  5. 《美国种族简史》(美国,托马斯·索威尔)
  6. 《梦的解析》(奥地利,弗洛伊德)
  7.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中国,高铭)
  8. 《枪炮、病菌与钢铁》(美国,贾雷德·戴蒙德)
  9. 《菊与刀》(美国,鲁思・本尼迪克特)
  10. 《寻路中国》(美国,彼得·海斯勒)

书单(一):文学类

Man Reading Book and Sitting on Bookshelf in Library
闲来无事,想着做几个书单,推荐给喜欢阅读的人,同时也算是给自己列出一个读书计划。这个书单是是文学类的,其中不乏世界名著,但我尽量按照自己的喜好来选,所以个人色彩较重。

一、小说

  1. 《边城》(中国,沈从文)
  2. 《百年孤独》(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
  3. 《变形记》(奥地利,卡夫卡)
  4. 《悟空传》(中国,今何在)
  5. 《追风筝的人》(美国,卡勒德·胡塞尼)
  6. 《一九八四》(英国,乔治·奥威尔)
  7.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捷克,米兰·昆德拉)
  8. 《穆斯林的葬礼》(中国,霍达)
  9. 《王尔德童话》(英国,奥斯卡·王尔德)
  10. 《指环王》系列(英国,托尔金)

通过DLNA实现手机与电脑的媒体共享

闲来无事,突然想起DLNA这个东东,想试试将手机中的图片、视频等通过电脑显示器来输出播放,当然,必须是无线输出。

DLNA的全称是DIGITAL LIVING NETWORK ALLIANCE, 其宗旨是Enjoy your music, photos and videos, anywhere anytime,DLNA由索尼、英特尔、微软等发起成立、旨在解决个人PC,消费电器,移动设备在内的无线网络和有线网络的互联互通,使得数字媒体和内容服务的无限制的共享和增长成为可能,目前成员公司已达280多家。——百度百科

要实现这个功能,首先手机必须支持DLNA功能,我用的是Moto的MB525手机,原生系统中本来是有DLNA控制这个软件的,但刷了MIUI的ROM(Android 2.3.7)后,这个功能被阉割掉了,于是,我从软件市场上找到了一款支持DLNA功能的软件,名字叫“文件大师”,请大家自行搜索下载安装。

我不爱国

2012年9月15日,注定要被写入历史。因为这一天对于西安人、长沙人和青岛人来说,都将是难忘的。对于全国人民来说,同样是意义深刻的。

有微博网友说,天气预报说9月15日是晴天,但晚上却开始下雨了。或许这就是上天在哭泣。他在为在一天中失去自己合法财产的人哭泣,他在为这个被暴徒占领的城市伤心。

是的,昨天的西安发生了大规模的反日游行。从网上流传的图片可以看出,游行的主力是社会闲散人员,赤膊纹身,满脸戾气。就是这些人打着爱国的幌子——即便这些“幌子”中错别字频出——做的却是犯罪的勾当。

值得庆幸的是,对于这次活动,网上的声音基本上出现了一边倒的趋势。大多数人对于打砸抢的流氓行径大声呵斥。只有少数人依然坚定的认为自己这是合情合理的爱国行为。我不想去讨论他们生活中是否使用了日本产品而不自知,我不能指望他们通过说教去浇熄他们心中的怒火。但是,他们的怒气到底从何而来?

猫与狗

猫和狗对于我来说,是完全不能引起我兴趣的动物。当然,这是我几年前的想法。自从我家有了一只三花猫以后,我改变了对猫的态度。

我家那只猫,是一只三花。当然,不是下图中这只。我家那只在我还没想起给她拍照留念时,已经走失了。

或许是先入为主的原因,我只觉得三花猫漂亮,而且,必须是图中这样的三种毛色。当然,我对猫的喜爱程度也没有多深刻,证据就是我家的第二只猫——那只胆小如鼠的白猫出现后,我就把三花抛之脑后了,可惜我的殷勤换来的是他对我的敬而远之。

生老病死

奶奶终于还是去了,在承受了卧床十个月生活不能自理的病痛折磨之后,安静地走了。

我无法想象父亲当时的心情,他一直睡在奶奶房间,照顾饮食起居。半夜两点多,他发现自己的母亲安静地睡去,无论如何呼喊,也不会再睁眼了。这会是怎样一种痛?我没有体验过,会痛彻心扉吧。

去年,我在Google+上读到一篇文章《当医者面对自身死亡》,作者是Ken Murray,医学博士,南加州大学家庭医学科副教授。文中这样写到:

他们会和家人探讨这个问题,以确定当那一天真正来到时,他们不会被施予抢救措施——也就是说,他们希望人生在终结时,不要伴随着心肺复苏术(CPR)和随之而来的肋骨断裂的结果(注:正确的心肺复苏术可能会致肋骨断裂)。

在此之前,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当我们身患不治之症时,我们是否希望亲人对我们进行抢救?看了这篇文章,我开始理解放弃治疗的人。作为医生,可能比任何患者都清楚哪些病能治好,哪些根本无能为力。因此他们选择了放弃。他们的放弃并不是放弃生命,事实上,他们是为了更好的度过生命中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时光。

cnBeta 2012 高考寄语:笑对人生梦


各位同学,很高兴看到我们的访客走进高考考场,我们为你加油。

我正下笔的时刻,你或许正在安眠,或许仍然辗转反侧,梦乡中或许还在琢磨一会儿9点钟铃声敲响时,会看到什么样的作文题。见到文章的时候,你应该是从考场走出,趁着找到家长前的一瞬间,打开手机刷一下CB看看。然后,对着或焦虑或期待的面孔们,说一句“还行”。

一年后或是四年后,要么是十年后,你再回到当初的考场,也许会想不起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如此紧张,如此期待进入完全陌生的下一个四年。在这四年中发生的事情,也许将搞的山无棱,天地合,去掉所有犄角,才气,不服输和愣头青,留下一个油头粉面,西装革履,手里拿着文凭简历和一大堆准考证的茫然的小伙子或是小姑娘。

共 4 页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