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郎眼》:伤不起的中国大学

内容提示:

最近的一个学生和一个老师,敲响了中国高等教育的警钟。

学生是药家鑫,这八刀捅出了中国高等教育的一个大窟窿。

老师是董潘,以前曾经抛出“只有房地产才能救中国”的言论,最近又抛出一个言论:他的学生,四十岁之前赚不到四“千万”,不要来见他,也不承认是他的学生。

社评:是谁在严重违背法律精神

中国警方7日对外表示,艾未未正因“涉嫌经济犯罪”接受警方调查,一些西方媒体在第一时间质疑中国警方的说法,坚持用自己的逻辑解读并试图影响中国。

此前西方舆论不顾艾未未家属及境外媒体都知道艾未未被警方拘押的事实,一直称艾未未“失踪”,用这个词的特殊含义将中国政府比喻成“绑架者”。现在他们又先于中国法庭的调查断言“涉嫌经济犯罪”不能成立,宣称这种调查“非法”,但恰恰是他们的做法,在严重对抗基本法律精神,是试图制造“民主斗士”法律上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只要他们在中国从事政治对抗活动,他们就可以超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拥有“豁免权”。

美德等国官方6日再次就“人权”公开指责中国,韩国光州市市长也公开干预艾未未案件,就像是“中东革命”以来欧美国家对外干涉“刹不住车”,他们对艾未未事件指手画脚的随意样子达到了一段时间以来少见的地步。

设计稿标注首屏线的确定始末


这是内部的一个邮件记录,分享出来听下业内同行的声音。

事情是这样的..

==

先是 A 推荐了白鸦的推到内部群:

“设计师们一定要养成一个习惯:无论是原型设计还是视觉设计,一定要标注一下首屏线,明确首屏需要、可以显示到哪里。”

==

然后,B 觉得这点子不错,根据内部统计系统中的操作系统、浏览器分布和屏幕分辨率等数据,结合浏览器状态栏、任务栏等高度进行分析:

兔年竹枝词 清明?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清明盛世乱纷纷,

路劫牛人未断魂。

借问有司搜哪处?

锦衣遥指爱家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