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到底是不是合理的?

前几天看朋友日志,有一篇写的是关于国内对同性恋的态度,文章不错,观点也很客观。为了说明这一观点,他提到了“存在即合理”。

坦白说,我也不知道“存在即合理”是什么意思,只是恍惚觉得,这个词的本意肯定不是我们平常所理解的那样。我们经常这样,当看到一件有悖于常理的事情,觉得这事儿不妥,但是又找不到充足的理由来反驳,于是便自我安慰说“存在即合理”,以使自己不去劳心费神地思考这问题出在哪里,然后悠哉游哉的享受自己被蒙蔽的价值观。

说来惭愧,我早知道这话是黑格尔说的,也知道黑格尔是位哲学家,却从未拜读过他的大作,这句话的出处也一无所知。按说是该去查一下原话和语境了,不过先别忙。我该先用自己的粗鄙的知识体系反问一下:什么是存在?什么是合理?我第一感觉是,黑格尔所说的合理,绝非我们平常所说的“合乎情理、合乎道理”,这“合理”,十有八九指的是“合乎理性”,不过,对于“存在”我依然无法参透。是该去查一下了。

黑格尔的原话是“sei alles Wirkliche vernünftig und alles Vernünftige wirklich”(德文),翻译成英文后是“What is real is rational, what is rational is real.”。“rational”的意思是“having reason or understanding”,翻译成中文,应该作为“有理由的,有原因的”,这或许就是黑格尔的本意。他曾说:“在日常生活中,任何幻想、错误、罪恶以及一切坏东西,一切腐败幻灭的存在,尽管人们随便把它们叫做现实,但是,甚至在平常的感觉里,也会觉得一个偶然的存在不配享受现实的美名。因为所谓偶然的存在,只是一个没有什么价值的、可能存在的,亦即可有可无的东西。”照此说来,我们不仅误解了“合理”,还误解了“存在”。

然而,我对这种误解产生的原因认识还不够深刻。同事说,我们没看过莎士比亚、黑格尔、康德、尼采,一直以来缺乏一套完整的价值观,对于普世价值的理解又非常肤浅,东学一点,西抄一点,这才是问题之所在。

话说回来,误解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明知本意,却用这话来为越来越多不正常的行为做保护伞。据说在黑格尔那个年代,这句话就被用来为普鲁士王朝的“现实”的统治的“合理性”辩护了。中学的政治课本里说,宗教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现在看来,哲学更杯具,直接“被服务”了。

多可惜!

本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 THIS IS IT - 夜色冷月,并保留原文链接

相关日志

已留下 2 个脚印

  1. 我记得应该是:存在的事情,必有其存在的道理。好像没说合理不合理,只是说必有存在的道理!

    • 首先,并非所有已发生的都可以称之为“存在”,其次,黑格尔原话其实并非“存在即合理”,萨特将原话“凡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演绎为“存在即合理”。这就可以看出“合理”意思是“合乎理性”。理性毕竟与道理不同。

      夜色冷月  

留下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