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树》影评:哲思繁复,如诗美丽

树是一种奇特的意象,它象征着生命的延续,承载着永恒的回忆。树影斑驳,风移影动,城市你我,可否驻足流连过,一棵树的美好!——题记

《生命之树》海报

用“宇宙、生命、家庭”这样的关键词组成的电影一定是一部有深度有广度有厚度的电影。一部从父子亲情、家庭伦理直接上升为生命起源,存在与虚无哲理分析的电影再加上出自导演马利克之手,这就不仅仅是一部电影,同样是一部电影诗,哲学诗。

将一部电影拍成一首诗,或者说将一首诗拍成一部电影,这是导演马利克的招牌,也是属于导演马利克的电影气质。电影中每一个栅格,每一个镜头都可以拿出来做壁纸,美丽恬静得让人心醉,这点从电影海报就可以看出导演对此的自信。阳光,向日葵,海洋,树木,大地之美被马利克诗意化的镜头展示的淋漓尽致。

“正是生命之树的枝桠伸展的地方。我们看到无从探源的光芒,广阔的星云,移动的星辰,成形前的星球,太阳和月亮被黑风暴所阻挡,给予生命能量的一道道闪电,汩汩地悸动着的原始湖泊,史前植物、动物,缓缓舞蹈的水母,双髻鲨,栖身河岸的恐龙,一个胎儿的眼睛,以及最重要的,初生的孩子。”

本片前三分之一段将地球生命与人类生命穿插并置叙述,一边是宇宙大爆炸-寒武纪-侏罗纪-白垩纪宇宙的演变,我们看到海中岩浆喷发、地球改变、植被生长,一直到恐龙的时代,再到人类时代。一边是人的孕育:放大显像的细胞、细菌和胚胎。地球的起源与人类小生命的诞生都是相同相通的。随着地球的时代变幻人类也在代代繁衍。这是一个充满隐喻的故事,通过时间的演变来触动你。这一段歌剧式背景古典音乐大气磅礴,让人像被激荡在海水里,随波逐流,沉浮荡漾!

之后导演将生命本源的哲学意味聚焦于一个普通家庭的平淡琐事上。情感着力点用于一个家庭的父子,母子,夫妻之间。父爱如山,母爱似海。布拉德·皮特扮演的退伍军人父亲代表着自然法则中的野性残酷,而家庭中的女主人代表着人类社会中的优雅柔情。三个儿子在父母截然不同的教导风格中长大,各有各的烦恼。

影片中有两处直接展现父子以及儿子性萌动感情的段落。一则是父亲躺在车底修车,儿子徐徐走向支撑汽车的千斤顶,沉默的徘徊在周围。小嘴里嘟囔:“神啊,让他死吧,神啊,让他死吧”。此时,我的心悬到了嗓子眼,因为这个千斤顶此刻不仅仅支撑着父亲修理的汽车,还支撑着父亲的生命甚至可以说是支撑着整部影片。这又是典型的伊底帕斯情结。必须要透过杀死父亲才能够确立自己,有一个独立的我,一个主体。但是与此同时,这个我因此又是永远的欠缺,永远的匮乏,永远的不完整。也许这也埋下若干年后小儿子自杀的伏笔。

另一则关于处于性启蒙时期的儿子额头通红,好像正发烧一般,他瞻前顾后,鬼鬼祟祟地闯入邻居的卧室翻她的内衣。但是,当他迎着阳光,仿佛捧起一件圣袍般地举起那件睡袍,然后把它偷走并让它随着河流飘走时,你非但不会为他的行为而感到羞耻,相反会在惊叹膜拜这图像之美的同时会心一笑。

虽然只是小小的一个家庭,但是代表的却是千千万万的家庭,承载着大多数人童年的记忆。虽然只是小小的一个家庭,但是却能折射出一种宇宙观-矛盾并共存。虽然只是一个生命的逝去,沧海一粟,但心爱之人死亡——19岁弟弟的夭折带给这个家庭的灾难,却是比开辟洪荒的大爆炸更大的灾变。

在肯定本片在视听语言上有实验性的突破并在宏观层面扩展了电影外延的同时,对于个人来说,本片在某些方面突破的还是显得用力过猛。首先,剧情中父亲设置有三个儿子,镜头来回往返切换太过频繁与琐碎,有时让人很是分不清记不得到底是哪一个儿子做了什么事情触发了之后的因果关系。其次,导演放弃了普通的线性叙述,用闪回的记忆和断断续续的对话取代了通常的故事叙述手法,很有想法,但也加剧了电影的难以理解。最后还是要谈片中充斥着大量的隐喻暗喻符号与镜头语音及其蕴藏着驳杂繁复的生命奥义。包括每一章节银幕中心都出现了一片不断盘旋的橙色天光。当然这可以看做马利克对斯坦利·库布里克《2001太空漫游》中那被省略的数千年的补充——仅仅一个剪辑便带领我们完成从史前到太空时代的跨越。片尾在历史长河记忆海洋的海滩上,一家人相聚,成年的儿子遇见年青的父母并与他们拥抱,看见幼时的自己与兄弟,仿若通灵世界。海水潮起潮落,始终屹立静默站成永恒的是那一棵,小的生命之树。

本文为转载,原文作者:天崖乱步,原文链接:http://i.mtime.com/luanbu/blog/6579886/

相关日志

留下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