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与字母 Ⅳ – 马化腾这个人

当360与腾讯恶战正酣之时,腾讯的CEO马化腾终于选择了不在沉默。面对媒体沉默了一年多的马化腾,11月4日下午紧急约见本报记者,当天上午腾讯针对“360与腾讯恶战”的新闻发布会刚刚过去三个小时。 5日上午,在深圳腾讯总部,本报记者见到了马化腾。或许是经过两个晚上的煎熬,着一件白紫色相间的条纹衬衫的马化腾显得有些疲惫。

背负着无数质疑,马化腾向本报讲述了,两天来对于这场战争所作出的各种判断和决策的缘由。

马化腾把这件事比喻为火灾。

抉择之际

经济观察报:腾讯宣布不再兼容360,并让网民二选一的行为引起了很多网民的不满,请问腾讯做出决策之前是否想到这会剥夺网民的选择权?

马化腾:形势危急,再过三天,QQ用户有可能全军覆没。

其实从360发布外挂开始我们就一直在找政府各个部门沟通,并向公安部门报案,民法那边的诉讼也有提交,我们希望通过合法的途径解决,但我们知道这个周期非常长,形势发展得又非常快:从上周五上午360公司11点多发布到周一,就已经有2000多万用户感染扣扣保镖,并且以每天过1000万的速度增长。按照以前隐私保护器的速度计算,如果三天之内开始放量就会感染8000万QQ用户。

数字与字母Ⅲ – 用户都是流氓

我不得不说,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连用户都成了流氓。

为什么说用户是流氓?流氓就是免费吃你的、用你的,还骂着你,甚至恨不得捅你一刀。

我们的网民,本来是灰常纯洁的,纯洁的一尘不染,因此,又有一个外号叫“小白”。自从有了360以后,很多人渐渐变得不太小白了,他们在360的耐心教育下,掌握了一定的电脑常识,这本来是一件好事,说实在的,要感谢360的贡献。

可是,他们学会的电脑常识也非常有限,在360给他们提供的这个狭隘的保护伞内,他们就以为最安全的浏览器是所谓的360安全浏览器。我不敢说这个浏览器有多不好,我只知道,在世界黑客大会上,IE浏览器是最先被攻破的;我还知道,360就是一个IE浏览器披了一层皮,而就连这层皮,也不是360自己做的,而是曾经口碑不错的世界之窗浏览器;我还知道,Google的Chrome浏览器在最近两年的黑客大会上都没有被任何黑客攻破,只因为它使用了Sandbox技术。

他们还以为,除了360杀毒,就没有免费的杀毒软件了。且不说360杀毒用的是欧洲二流的Bitdefender杀毒引擎,而可牛杀毒一样免费,用的是享誉全球的卡巴斯基引擎。这也没什么,对小白来说,二流的引擎够用了。只是他们不知道,可牛的CEO就是360软件的缔造者,只因和周鸿祎意见不合,于2008年离职了。他们也许知道,360在可牛杀毒推出的前一天就部署好了拦截代码,在可牛杀毒推出当天便成功将其拦下。这些时候,他们总是选择性失明。

数字与字母Ⅱ – 祝你成功

数字与字母的大战终于如我前文所预料的一样,QQ自断一臂,与360殊死一战。大家围观的不亦乐乎。

QQ一向仇家众多,只因他触角太长,总是侵犯别人的地盘,而且抄袭还抄得更有水平,这怎能不让其他小帮派咬牙切齿。

那些小帮派总是在想:凭什么我好不容易从西夷看到一个好东西,刚做了本土化有点市场,你就来横插一杠?!虽说这创意也不是我的,可也是我第一个引进的,你能不能给我留条活路?

我如果是QQ,我绝不给你留活路。我如果是小帮派,那就真正认认真真的出个创意,并在QQ抄袭之前把能申请专利都申请下来,同时,还要不断改进以留住用户。

扯远了,本来是要说隐私的。

说到隐私,我不禁笑了。我们用户从何时起这么关心隐私了?难道我们都不知道,为了配合监管,我们把所有个人资料都交给移不动、联不通和信不过了么?在这样的环境下谈隐私,就如同生活在赤道的人们盼下雪一样。

隐私问题,李承鹏比我说的好多了,大家不如去看看,我还是说说两个产品的不可替代性吧。

数字与字母

从前,有一个流氓,叫3721,因为作了一些坏事,大家都很讨厌它,被抓了。出来后,他花了点钱,办了个假身份证,改名叫360。他刚出来的时候,遍地都是流氓,他感觉重操旧业不是个好办法,就反其道而行之,专抓流氓。这样,他口碑逐渐好了,大家都信任他了,有什么麻烦事都请他来解决。他心里开始窃喜,并做好了下一步打算。

从前,有一个人,叫OICQ,因为免费提供一些服务,很受大家欢迎。后来被人知道他提供的服务是抄别人的,为了继续生存,他也换了个马甲,改名叫QQ。他的服务虽然是抄的,但是他很会做事,大家对他的服务非常满意,越来越多人用他的服务,他的势力也越来越大,他开始不满足于提供单一的服务,就把触角伸向所有热门的、有钱赚的领域。

在2010年以前,这两个人本来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