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你莫属》:尊重与真实

非你莫属

李开复在微博上发起抵制非你莫属的活动,截止到目前已有29万网友(94.1%)投票支持抵制该节目,要求该节目整改道歉。我认为抵制这个节目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情。

有不少网友认为:《非你莫属》表现的是真实的求职过程,求职者心理承受能力差就不应该上节目。这其实是一种错误的价值观。

首先,抛开求职者的心理承受能力,大多数网友不满的其实是主持人张绍刚的态度。他的态度有什么问题呢?

从高铁事故看“中国特色”发展模式的陷阱


(下文是一位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对本次脱轨事故的一些思考。转载得到作者同意。)

作者:有明
发表时间:2011-07-24 18:05
原文已被删除,所以下面那个原文链接打不开了。

首先让我们为这次事故中的牺牲者默哀!

作为一个业余铁路爱好者,一个曾经一度梦想成为一名铁路工程师、把新干线修到祖国大地上的留学生,看到报导中的惨烈场景不禁感到悲伤和痛心。

其实中国引进德日技术修建高铁,在短短几年内实现由绿皮车到高速动车组的“跨越式”发展,整个过程我都一直在高度关注。虽然身在异国他乡,但儿时的梦想却一直影响着我的求学道路,甚至今后的人生目标。2006年,我进入东京大学理科一类,这个科类的大部分学生2年后会进入工科院系。那个时候的我正踌躇满志地准备开始向铁路工程师这个目标迈进。而在此时,候京沪高铁计划已基本敲定,同时在我的家乡天津和北京之间,中国第一条投入运营的城际高速铁路已经开工了。从技术角度来讲,京津高铁项目有着比较试验的性质,具体讲就是比较德国的ICE和日本的东北新干线2套技术。在此前的谈判中吗,这两家已经通过大幅度的让步,挤掉了不肯转让核心技术的其他对手,最后他们都同意中方自行生产车辆和大部分配套设备。这个事件让我大为吃惊,也彻底改变了我个人的学习方向和就业取向。(关于我自己的故事,后面再找机会继续)

猴子


有几个关于猴子的故事,我觉得挺有意思,遂一并整理出来说说。

小猴子下山

有一天,一只小猴子下山来。它走到一块玉米地里,看见玉米结得又大又多,非常高兴,就掰了一个,扛着往前走。

小猴子扛着玉米,走到一棵桃树下。它看见满树的桃子又大又红,非常高兴,就扔了玉米去摘桃子。

小猴子捧着几个桃子,走到一片瓜地里。它看见满地的西瓜又大又圆,非常高兴,就扔了桃子去摘西瓜。

小猴子抱着一个大西瓜往回走。走着走着,看见一只小兔蹦蹦跳跳的,真可爱。它非常高兴,就扔了西瓜去追小兔。小兔跑进树林子,不见了。

小猴子只好空着手回家去。

搜索OR媒体 百度到底是什么?

近日,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在清华演讲时提出:“百度本质上也是一个媒体,我上市的时候,为了跟美国人说清楚百度,百度就是一个基于技术的媒体公司。”

在中国被标签化的互联网中,百度=搜索、腾讯=QQ、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新浪=门户……

1999年创立的百度,在早期一直是“蜗居”在门户背后的搜索技术提供商,在2002年3月发生的“新浪欠费,百度停机”事件之后,百度从幕后走向前台,开始做独立的搜索门户;

在针对Google的竞争中,百度自诩“更懂中文”,最终在2005年凭借“中国的Google ”成功登陆纳斯达克。

应该说在2003年之前,百度是纯粹的搜索。

但在2003年7月百度新闻上线,随后2003年年底,百度贴吧上线之后,作为纯粹搜索的百度逐渐开始变的不再那么纯粹,2005年年中,百度知道上线;2006年,百度百科上线;2008年百度Hi上线;2009年年底百度文库上线……

《财经郎眼》:伤不起的中国大学

内容提示:

最近的一个学生和一个老师,敲响了中国高等教育的警钟。

学生是药家鑫,这八刀捅出了中国高等教育的一个大窟窿。

老师是董潘,以前曾经抛出“只有房地产才能救中国”的言论,最近又抛出一个言论:他的学生,四十岁之前赚不到四“千万”,不要来见他,也不承认是他的学生。

社评:是谁在严重违背法律精神

中国警方7日对外表示,艾未未正因“涉嫌经济犯罪”接受警方调查,一些西方媒体在第一时间质疑中国警方的说法,坚持用自己的逻辑解读并试图影响中国。

此前西方舆论不顾艾未未家属及境外媒体都知道艾未未被警方拘押的事实,一直称艾未未“失踪”,用这个词的特殊含义将中国政府比喻成“绑架者”。现在他们又先于中国法庭的调查断言“涉嫌经济犯罪”不能成立,宣称这种调查“非法”,但恰恰是他们的做法,在严重对抗基本法律精神,是试图制造“民主斗士”法律上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只要他们在中国从事政治对抗活动,他们就可以超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拥有“豁免权”。

美德等国官方6日再次就“人权”公开指责中国,韩国光州市市长也公开干预艾未未案件,就像是“中东革命”以来欧美国家对外干涉“刹不住车”,他们对艾未未事件指手画脚的随意样子达到了一段时间以来少见的地步。

存在的到底是不是合理的?

前几天看朋友日志,有一篇写的是关于国内对同性恋的态度,文章不错,观点也很客观。为了说明这一观点,他提到了“存在即合理”。

坦白说,我也不知道“存在即合理”是什么意思,只是恍惚觉得,这个词的本意肯定不是我们平常所理解的那样。我们经常这样,当看到一件有悖于常理的事情,觉得这事儿不妥,但是又找不到充足的理由来反驳,于是便自我安慰说“存在即合理”,以使自己不去劳心费神地思考这问题出在哪里,然后悠哉游哉的享受自己被蒙蔽的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