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7日


在今天,在距离2011年新年还有三天的时候,我面对着生养了自己,但我却永远无法理解的国度,终于无话可说。此时此刻,我只有让自己沉浸在班得瑞一尘不染的音乐世界中。

今天,是毛泽东的诞辰;今天,《独唱团》成了“绝唱团”。今天,各大网站报道了浙江乐清发生的悲惨“车祸”。鲁迅说: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流言,犹使我耳不忍闻。

从Google Zeitgeist看中国互联网

Google近日发布了Zeitgeist 2010,并在其首页放置了相关链接:“See how the world searched in 2010 with Google Zeitgeist”,

我是刚知道Google的这个产品,也不认识Zeitgeist这个单词。翻译一下,原来这个单词的意思是“时代精神”,这个译法很给力。

从Google香港的首页点击Zeitgeist的链接进入后,看到的一个搜索统计结果页,Google希望通过对一年搜索数据的综合分析,了解到全世界各地的人们是如何进行的搜索的。Google给出了他们的分析方法:

丑化敌人就是丑化自己

袁腾飞说,丑化敌人就是丑化自己。我深以为然。

前几日在一个社区看到一个投票:关于“日本人是人”这句话用了那种修辞?至于选项,我想经常逛社区的人都能猜出个大概,我就不列举了。我觉得,这其实就是在扇自己的耳光,而且扇完了自己还很爽的样子。

逻辑很简单:一方面你觉得岛国人不是人或者禽兽不如,另一方面,你周围到处都是岛国人制造的各种产品,比你口中高喊的什么民族品牌强很多倍的产品。你大喊着抵制某货,另一方面,你可能无时无刻享受着他们的产品,比如你电脑里的硬盘可能就是日立的,你出去和朋友Happy用来拍照的相机十有八九就是他们造的,既然你要高喊,干嘛不摔了自己的电脑、相机。

《老男孩》:梦想一直都在

11度青春之《老男孩》海报《老男孩》是我在优酷网上看过的评论最多的视频,没有之一。我这么说,并不是说我看了很多视频,相反,我一向觉得国内的视频网站除了盗版影视就是视频广告,并没有哪个视频值得我用我那不能生花的破笔来写一篇评论。《11度青春电影》开了一个好头,《老男孩》将这种改变提升了一个高度。

我一直觉得,好电影无非是两个极端,一种天马行空,将人类的想象力发挥至极限,《指环王》、《黑客帝国》、《盗梦空间》皆属此类。另一种质朴真实,却总能触动人们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雨人》、《菊次郎的夏天》、《入殓师》属于此类。《老男孩》也属于后者,只不过它更像一出话剧,以平凡的人生做舞台,一切都显得更加真实。

《老男孩》讲述的是关于梦想的故事,一个未曾照进现实的梦想。筷子兄弟没有进入全国十强,不是因为他们年龄大,不是因为他们唱得、跳得不好,也不是导演刻意催泪。这样的结果是最真实的生活,也是使之能够触动人心的关键。从另一角度来看,筷子兄弟已经实现了梦想,因为上台认真表演一次就是他们的梦想。